您的位置:首页 > 文章详情

文章详情
“新时代的刘三姐”刘成义:“打闹歌”唱到人民大会堂
2018-06-07  来源:  作者:曾坤、冯悝  主题报道

   在黔北农村,曾流行着薅草“打闹”这一民俗。“打闹”旨在统一指挥,统一调动劳力,监督薅草人莫偷懒,莫摆龙门阵,以提高薅草质量,加快薅草进度。那悠扬久远的歌声,那节奏明快的锣鼓,也曾在新蒲三坝久久回荡,而黔北“打闹歌”也曾唱到了人民大会堂。

   “青山山岗入云霄,入云霄;三坝水库银波漾,银波漾;水中映出丰收景,家乡一片好风~好风光!

   眼前的这位老人名叫刘成义,正是她把黔北“打闹歌”唱到了人民大会堂,曾受到周恩来、朱德、彭真、杨尚昆、贺龙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。刘成义接受采访时从背包里拿出一张大照片,照片是她19651125日在人民大会堂参加全国青年业余文学创作积极分子大会的合影,当时她是唯一一位女代表。

   新蒲新区三坝村村民刘成义说到:就是那样,去北京开会都开了一半个月,在会上发言的时候,我唱一次山歌就击一次掌(鼓掌),中央领导人也坐在台下面,发言过后,周总理说她就是新时代的刘三姐。我当时当然也很高兴,说不出来的那种味道。

   在新蒲三坝太平山一带,一直流传着这样一种民俗:每到农历五六月,这里承包土地较多的农户就会通过雇佣帮工,或邻里间相互轮帮,为自家的玉米地除草,当地俗称“薅草”。在集体劳作时,主人家为了统一调动劳力,监督薅草工莫偷懒,取乐鼓劲以提高薅草质量和效益,便请来2名“歌师”背锣挂鼓,站在高坎处或巡走在田间地头,一人敲锣,一人击鼓,时前时后,时左时又,边打边唱,薅草的群众随声和唱,或是对唱,劳动场面气氛十分热闹,当地人称这种劳动歌谣为“打闹歌”。

   “打闹歌”一直以来都是男人的“专长”,直到1964年的夏天,回乡参加农业生产的女知识青年刘成义第一位冲破世俗的性别城墙,提锣上阵打破了男歌师的“垄断”。

新蒲新区三坝村村民刘成义说到:一听见他们唱旧的山歌,我就想到这些旧的山歌,有些是腐蚀人的思想的,不起作用。就想到毛主席的延安文艺座谈会上(的精神)。我就想可以唱一点新歌。宣传党的政策。

   随后刘成义便动员周围的女性一起唱“打闹歌”,但是,由于没有先例,大家都不愿唱刘成义决定和男歌师对唱。

新蒲新区三坝村村民刘成义说到:他就唱“高山画眉为出窝,哪有妇女唱山歌,妇女唱歌逗人笑,劝你煮饭去烧锅。”他就唱啊,都得大家哈哈的笑,滚来滚去的,笑哇,人们都不干活了,就锄着锄头笑。我就现编,我说“从前妇女不上坡,从前妇女不唱歌,如今上阵打响锣,唱的旧歌滚下坡。”实际上我们两个像吵架一样的对歌。

   清脆的嗓音,优美的曲风,赢得连声叫“好”,现场一片欢呼。于是,当地第一位女歌师产生了。此后,刘成义即兴创作了百余首“打闹歌”,题材多样,内容丰富,极具浓厚的乡土特色。《中国当代艺术界名人录》对刘成义有记载,作品先后在《贵州群众文艺》《贵州民兵》《遵义娄山关》等报刊发表。

   如今,随着农村生产生活和劳动条件的改变,“打闹歌”慢慢的淡出了人们的视野,偶尔在生活中还能碰上一两次,而它已不再是田间地头鼓干劲的“打闹”,更多的是以文艺形式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。然而刘成义却没有将这一优良传统忘记,直到刘成义在以后从事的乡村教学中,一直把“打闹歌”作为她为学生所上的一堂选修课。现在她还存着一些自己创作的手稿,平时积极参加当地组织的一些文艺活动,生活中偶尔也唱唱这些充满乡愁的歌谣。她说:“打闹草不薅了,希望能把“打闹歌”一代一代传唱下去,让子孙后代记得住乡愁!”